JY:這裏的中老年忽然大談道德與修養

親愛的同道摯友:

差不多兩週沒有來信給大家了,最近都跟大家一樣,受着近來的政治風波而煩心,而且又忙着追聽電台每天有關時政的節目,例如是, 和,再每晚看一看報紙的消息,政情和時評,以致近日狀態都甚是疲累,照着鏡子黑眼圈又再如以前般愈來愈黑,執筆寫信寫作都欠缺精神,就是太多題目想寫,卻總是有心無力。

然而,想着想着,,再是如此躊躇就會遲遲未能跟大家聯絡了,就如我的回信清單般……倒不如隨心簡單的落筆向摰友們分享好了。

現在短評一下時政,可能各位看到的時候已是過時的話題。第一,欣賞有同學敢於在寒冬之局依然提出香港獨立的聲音;第二,只是我覺得大家別要在這個時刻急於逞一時口爽之快,既然大學校園以至社會上仍可自由討論港獨的話,那就不應再只停留在宣講,張貼形式的口號提出,避免落得提出四字後一味處下風被親共保皇之徒大肆抨擊大造文章之劣勢,然後那些人云亦云的學生和平民百姓就會感覺僅叫喊四字十分無聊兒戲,純粹跟從輿論走勢照着批評。

從雨傘的「我要真普選」,思考勇武抗爭而被嘲「口頭勇武」,到一年前各院校已然出現「香港獨立」直幡,這都仍然離不開「口號」。我明白此刻處支離破碎之困境,大家都渴望盡快掙破這種僵局,但又因風險之高只能採較易達到的示威方法,所以會急著高喊口號,但是這種急進又快捷的發聲,除了因沒有後續而被敵人借題發揮,窮追猛打,又予大眾一種曇花一現的虛火感覺,亦都有損大家的抗爭心態和士氣 一一 也就是繼續一四年以來所製造的假象,以為這樣做很有用,這就是「抗爭」,自我陶醉,自欺欺人;同時大家心裏面亦會懷疑其真正的效用,到了因沒有後續而見底,一剎那的喧嚷效用迅速消散,而是迎來敵人一連串有系統的攻擊時,大家的自我陶醉就會迅速崩潰,這時就更會覺得無用,無力感反而更重,各位士氣又再次跌進低谷。

我認為倒不如承接討論港獨之勢,好好切實的在校園在民間在社會探討港獨,發揮言論之自由,例如港獨的條件,實踐的方法,以至世界各國成功獨立成國,正爭取獨立的歷史和事例,更可論及最近伊拉克庫爾德獨立公投,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與其中央政治關係以及國際反應和取態等,這樣就可真正引導香港社會深入討論港獨這個議題,不止是單憑香港獨立四字便作價值判斷對與錯般膚淺武斷或蜻蜓點水。若不曾討論,何見自由!

第三,對於10間大學校長聯合聲明特別申明不支持港獨,而原因單純是港獨違反基本法的立場表態,我只能慨嘆我港眾多間大學及其教導之首的位格,精神之何等低下!大學乃孕育發揮人類思想,智慧獨立並自由的高尚地方,對人類文明建立與延續舉足輕重,之能夠擔任大學校長者必須認同和體現出大學其崇尚獨立與自由思想的精神,位格。可是在香港,我們的「大學」竟被這裏無風骨,無是非觀,無思想,空有專業知識的「校長」扭曲得血肉模糊,人鬼皆非。

三年前港共政權發射催淚彈,任由警察施暴來鎮壓學生,香港的大學和其尊貴的校長不發一言,對中共公布違反基本法的假普選方案,對港府漠視民意一意孤行硬推假普選,對學生提出「我要真普選」的聲音等等充耳不聞,不哼一聲;一六年多間大學橫掛「香港獨立」旗幅,香港的大學和其校長沒發一言,靜悄悄的派人拆除旗幅。直到2017今年,多名抗爭學生入獄,示威之聲勢大退,香港的大學及其校長終於明確表態反對港獨。終於!大家都知道我港眾多大學及其管理層的政治取態如何了,他們不是政治中立,而是政治取巧投機,看風使舵,趨炎附勢,屈服政權壓力,附和政權利益立場,且無是非道德可言,無視社會不公,反思想獨立自由的偽學府,偽教師!

一斥他們選擇性表態聲明,足見其是非不分,僅為回應港府中共而罕發聯合聲明,表明政治立場,俯首稱臣,報效忠心,形同搖頭擺尾,實在可鄙!

二斥他們理由反智,有辱人類之獨立思想。10位校長及10間大學純因港獨違憲而反對,時移世易,一旦修憲改法,或政權易手,理由便站不住腳,若是他日淪為「一國一制」,校長與大學則反對「一國兩制」;若是他日以「共產」立憲,校長與大學則反對「民主」;若是他日「香港獨立建國」,校長與大學則反對「香港乃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之說。堂堂大學,堂堂大學之首,他們對事情的看法立場,對是非對錯的價值判斷,竟是隨當朝的政權法條而定,不假思索,毫無主見思辨;祗要時勢,條文以及政局更替變遷,大學與此等校長之輩則會隨時間而變節。此等思想之反智無腦,反映十位校長空無風骨氣節,乃趨炎附勢,賣乖取巧之徒,出賣了十間大學,使之淪為逐隨時勢,附和政權的機構,樂做改名換姓的時代家奴,簡直縮骨無恥,枉稱大學,枉為人師!

再說,從一連串風波中高官保皇議員愛中團體爭先恐後搶着出來譴責,要求大學懲處學生和表明立場,最後10位大學校長向高壓政權跪下屈服,乖巧的答出當權者滿意順耳的答案,由此使我不禁心寒香港的自由空間已呈如斯狹隘受箝的地步。就連在學術界上具相當地位,名望的大學校長,且該當站在社會上思想,言論,學術自由最開明多元之位置,面對着政治霸權,也都要變身成唯唯諾諾的國奴,自己口說的話,手寫的文也要受人所逼,為人操縱。這個可怕的霸權壓迫,就是來自當今仗着法律評對斷錯,大聲反對港獨,威嚇港人要求承擔後果的中,港共政權。

這種情形又使我想起納粹德國時期一名牧師所說壓迫步步進迫噤聲,自由逐漸消逝,各階級各身份給逐一消滅的可怕。多麼的可悲!博覽知識的高等學府之首尚且如此出賣自身之自由,各位又是否甘於如斯折墮的委曲求存?!

ng1_80B0A_1200x0.PNG

第四,至於嘲笑某官子逝和劉曉波逝及其妻遭遇,我固然不認同以這種表達方式宣洩對政治敵人的不滿,但我更是不齒社會上大批其身不正或罕有德行的年長之輩站在道德高地對年青學子大肆抨擊,裝作哀嘆的一面倒欺凌,什麼「連坐式」拒聘等充滿偏見,偏廢理性的現實作風,正是你們此等偽君子造成這個外似道德包裝,內裏心狠手辣的社會遊戲規則,年青一輩才會被迫扭曲成這樣狠毒無情來回應你們築構的殘酷社會。

身處這個冷漠的地方,香港一直都甚少談論道德,價值觀以至人性界線。大家都不會否認,「金錢」就是香港人最重視的價值觀;什麼道德就只是簡單理解為或表現在慈善捐款,當義工幫助人以及僅限於人情世故,點頭打招呼的膚淺禮貌;所謂的人性界線亦普遍是出於盲從社會規範模式或畏懼受罰心理的根據法律禁止的行為而定。

於收音機聽到那些大人你一言我一語批評和擔憂年輕人的道德,價值觀水平,簡直可笑得很,可笑在的就是這些空泛無義的說教話竟出自這群所謂擔當香港現時社會棟樑骨幹角色之成功人士的嘴巴。這群多年來追逐名利地位,為私利努力,而又罕有德行,罕推道德發展的功利港人,借香港這裏的機遇名利雙收,把香港社會的價值觀塑造成功利自私的模樣後,如今卻用成就掩飾,包裝自己成道德義人,對挑戰自己權威,威脅自己權位的年輕人口誅筆伐,大談道德觀念,卻又談不出甚麼具體實在的道德表現,價值思想,仍然只停留在反粗口,抓住片言隻語的層次,對暴政爪牙禍害整個社會各個階層的詭計手段則置若罔聞,而這個才是真正關乎道德義理的大是大非,只可惜對於這群偽善的長輩而言,他們不曉得也不敢去評斷和挑戰當權者失德暴行的複雜議題,只懂專挑那些顯然過火措詞,容易評價的無權青年來攻擊,欺負,貶低青年,抬高自己在道德高地之上。

眼見這個罕談道德正義,懶理人性專嚴的香港社會,這裏的中老年忽然高談闊論,為人修養的層面,我倒期望他們能夠言之有物,以身作則,仔細的詳述何謂公德私德,社會公義,人性與禽獸之分野,並能夠以其自身行事實例來向我港青年示範他們如何言行一致的實踐和彰顯社會公義,保障人性尊嚴,而不是拋拋「道德」,「價值觀」,「人性」幾個名詞後,現在又隻字不提這個他們貌似非常憂心的話題啊,他們鍾情的中國「禮儀之邦」文化內涵,若只是吹噓說說,只用來責難青年,這是吃人的禮教,叫我對香港中老年長輩,對中國文化繼承者多麼失望啊!

第五,大學校園的言論風波亦可發現香港的掌權者正在及密謀以置諸死地的強硬方式回應,報復青年學生的惹火行為,不單是港共暴政集團,還包括怕事(爭議) 媚共且缺德的大學校方,我呼籲各位抗爭同道特別是在讀大學中學的同輩必須謹慎行事,切勿魯莽盲動。教大有意無意地洩漏校內cctv片段畫像,導致涉事青年的樣貌給外界多番轉載和進行起底;該校管理層處理校內關乎學生私隱的資料竟可如此大意疏忽,這叫校內學生如何信任校方可謹慎保障私隱,處置敏感資料和保密調查學生紀律等工作。城大處理民主牆張貼糾紛時,竟動輒報警應付,而非只以其校內保安處理;還記得上年各院校出現港獨直幡之際,多校僅派員清拆,當中唯有我母校樹仁報警。

我估計如今不少校方均傾向動輒報警處理校內學生或疑為學生的青年的抗議行為,將本來可由校方紀律處分的事化大,拱手讓予執法部門;需要時,更可會像港大圍堵校委會一案中該校管理層出庭作證指控他們的學生。更甚者,除了訴諸法律途徑追究,更會行使「私刑」缺德私自公開校內資訊讓人公審狙擊。

至於港共政權及其爪牙則繼續借故宣傳23條立法,甚至以輿論密謀擴大和恆常化「煽動」/[煽動叛亂」罪的法條詮釋及應用,猶如現時警察常利用涵蓋範圍過大的「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和法官恆常化「暴動罪」入罪的應用,從而繞過咨詢立法,透過官方輿論機器偽造社會氣氛,下達政治壓力與指示,由賣港法官自行解讀現有刑事條文,製造案例,重新演繹原有法律,抑或由中共人大干政釋法,強行在香港法例上僭建新條文。

凡此後續的回應方式或手法,均見得政權以至這個社會的在位掌握者皆欲把威脅其管治威信的抗爭分權者,尢指港獨倡議者,盡早除之而後快,固然容易理解;但作為高等學府的教育工作者竟如此惡待狠對青年,卻教我心寒!或許他們是為了保飯碗而媚共怕事,更可能是他們骨子裏就憎恨高呼異見的青年,於是自行設法了結青年。港共爪牙把自決,民主同歸港獨來對付,社會年長一輩把港獨聲音與幸災樂禍的言論混為一談,我看到的是他們根不會了解,細究異見抗議聲音的內容分別,他們只會對任何異議聲音恨惡厭煩,只會一概看成是吵耳的噪音和叛逆青年的問題。

所以,我的同道摰友,尢其年輕同輩,您們務必小心行事,校園已跟外間的殘酷社會無異,所謂的師長甚或同學隨時背後插刀;您們也要有心理準備,香港這裏很快就會單以「香港獨立」四字以至討論前途問題,抗爭方法控以「煽動」/[煽惑叛亂」而入罪,入獄,我亦估計可會無限期追溯。果真如此的話,香港就跟中國沒兩樣了。

再說,也許無論我們多麼小心謹慎,只要提出不滿或異議聲音,那些視我們為眼中釘的在位掌權者都會千方百計羅織罪名來對付我們;那麼,我們的小心謹慎就不大可能完全避免打壓,全身而退,除非是改當順民,不再反抗,故此,我所呼籲的是謹慎行事,切勿魯莽,就是要行事徹底,一針見血,避免因衝動急進而招來敵人乘機撲殺;之前的釋法,dq, 我不想各位今天急急叫喊,橫掛香港獨立就引來立法,罪名。當不少人批評他人犯傻,自己又會否正在犯傻?若是如此,倒不如務實徹底的爭取獨立吧!

第六,我希望所有支持本土,獨立的朋友都一起努力向全港展現高質素的表現和能力,從而吸引,說服更多人接受我們的理念理想。這裏我更深深體會到主流媒體狹窄偏頗角度的影響,先不論香港極多媒體親中的預設立場,批判杯葛本土港獨立場的民主派支持者大多亦盤據所剩無幾的較持平主流媒體中主要職位,本土獨立的聲音幾近絕跡,還要只有一面倒的批評聲音,再加上主流媒體原來報導篇幅的簡短撮要,剪接拼湊;終導致繁忙欠耐性的打工港人只會記得主流媒體如電視電台兩三分鐘,幾句說話,報紙一兩頁的片面角度,而親中媒體則不斷重播這些零散的畫面,保皇及民主派背景主持嘉賓則異口同聲斥罵,本土港獨人士罕有機會解釋,普羅港人亦甚少上網查究更難以或不會主動進入其圈子內了解來龍去脈。

所以,一有機可乘,主流媒體就瘋狂重温一些易引起公眾爭議或情緒的事件和畫面 一一 cctvb不斷播放梁游宣誓,圍打交警,校園奚落官員喪子標語;方向報,星島報頭版不停提及港生以「支那」罵大陸生的事件。以致許多一知半解的港人對本土派,港獨派的印象只有宣誓幼稚,說話輕挑冷血,暴力搞亂。

我方雖未能一時三刻做到或淘汰主流媒體的影響力,但我們絕對可以掌握自己的表現不被人大造文章,更可發揮展現出色的表現,使主流媒體不得不隨時勢而轉載報道。其實,是次校園言論風波,惹來道德,價值觀等修養的非議,我覺得也是一個良機讓我方同道一起努力學習「修身」當優秀,有質素的香港民族,叫那些偽善自私的港蝗,那些無良舔共的賣港港奸,那些野蠻霸道又崇洋的中國人感到自愧不如。我鼓勵我們一起三省吾身,彼此提點勉勵,成為有質素,有說服力的理念宣揚者,實踐者!

本打算短評,卻不知不覺又長篇大論,而且所評的事情也過了不少日子,都過時了,大家看到這些話題可能亦覺沉悶沒興趣看了,我亦感到抱歉。話說回來,不知道各位有否曾感覺過有(到) 時候輕易自滿,感覺良好 一一 聽了時評節目,看了和寫了文章,滿心興奮鼓舞,甚表贊同,目標清晰;然而不多久就平伏下來,繼續沒多變的生活。說難聽,有時心理會有「關心了,了解了,討論了,提出了,撰寫了,就當已完成,已跟進,已出分力,已貢獻」的感覺。未知你們有沒有這同感,我不曉得為何會因此獲得丁點滿足,可能近年成功的爭取接近沒有,所以開始產生退而求其次的安慰感覺,我清楚這並不健康,這是「清議」的消磨萎靡,這是停留思想上的「知而不行」;我想「多說話,更多做事」,可能於親力親為的處境下,我們能夠再次獲得真正實在的「能力感」(power) 。

希望下次的時評可以爽快完成,再向各位同道摯友分享 !

你們的摯友
J.y上

(早於928前下筆,直至2017年10月9日完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