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香港獨立的起步——長遠抗命的人生與參考加泰獨立 (2)

15108918187_e5afab577d_k

圖片來源:Toni Hermoso Pulido

續前書

第三點讓我驚訝佩服以及深切反省的就是加泰獨派爭取獨立的手法或路線 一一 以文明得體的方式,盡可能避免發生流血衝突,企圖達成體制內的「和平變革」,平穩易權建國;這絕對啟發了我港獨派,亦從中檢討抗爭手法與反思其中局限。

加泰自治政府逐步部署,推動獨立,先完成修憲賦予公投法理效力,再舉辦公投,繼而透過議會表決承認公投結果與否,每一步都務求以合法公平公正形式明正言順推動獨立,亦同時冒上公投結果反對獨立的風險,換言之成敗與否全都交給加泰人民全體定奪。當時民情形勢也確是傾向支持獨立一方,看來大勢所趨。我估計各位也曾有一刻相信加泰這次真的能夠成功獨立了(至少我曾這樣認為), 同時驚歎或羡慕加泰的智慧和手法,以為可藉這樣不損兵卒,不耗血汗的文明和平變革就能取得獨立。

儘管現在加泰的和平變革嘗試未竟全功,但他們卻向全世界示範了一次和平變革路線最為極致的爭取。這震撼了我對和平抗爭可發揮空間的認識,我不禁思考我港究竟能否嘗試發揮至這個程度。即使我們並不會複製加泰的部署,但他們是次盡力走合法,體制下的表現而理服了許多加泰民眾,壯大了他們的信心,並成為了據理力爭的理智變革者,具有充分的道理,這正正值得我港同道嘗試學習達到的龐大效果。我們需要多番思索更多樣化,更有智慧的抗爭手法,包括尋找可達到上述類似效果的和平抗爭方法,不僅限於思考街頭/體制外抗爭。

與此同時,我反省到加泰和平變革無以為繼的教訓,我們也需要兩手或多手凖備,不能只遵照一個自信完美無瑕的計劃亦不能僅考慮和平路線;既然已盡可能發揮了和平方法,展現出理智說理的姿態,也獲得了多數人民的理解與支持的形勢下,卻仍然被強權否定及貶斥為違法的話,那就有了充分理據,出師有名來升級抗爭。如此提前準備,當機立斷的省悟將會成為我港獨派的參考,提醒。

以下我將更仔細討論是次加泰獨立公投運動至今發展過程中值得我們深入反思的教訓,希望我港同道志士並不會錯過加泰獨派警世分享的珍貴事跡,能夠細心思索和嘗試解答這些反思疑難。

首先,公投的可行性。一 .自治政府預告籌辦公投後,中央政府用盡任何手段破壞公投的籌備工作,甚至採取拘捕行動加重籌辦人員的代價;加泰政府與人民雖然也群策群力,各出奇謀保護公投捱過這種種高壓打擊,但這次公投的可信性已經遭到若干破壞了,例如打壓阻嚇了投票意欲,阻礙了票站運作,自印選票的根據成疑等。

前車可鑑,西班牙所謂民主政府尚且如此高壓,反觀我港身陷共黨魔爪之中,舉辦自決公投將遭遇怎樣程度的打壓更是可想而知;那麼,我們更須反思我等同道能否抵住高壓,做到加泰人民那般竭盡所能保住公投舉行,譬如不惜佔領留守票站,甚至甘願為了公投被捕。

二 .加泰公投進行期間,遭遇中央警察的暴力清場,包括毆打襲擊,動用催淚彈,橡膠子彈。面臨這些危及生命安全的切身打壓,我們港人身處那一刻又會作出什麼回應?是放棄,是忍耐,是反擊還是怎麼辦?會否選擇如加泰人民般堅忍着直至完滿辦畢整個公投?再退一步宏觀來看,假若和平公投也遭受粗暴強力的鎮壓的話,單靠公投等這麼温和,和平的抗爭方法又是否真的有效爭取得到各位的政治願景?

三 .加泰公投結果公布後,未有即時採取進一步行動,而是曖昧的拖延了一段日子。才經議會承認結果,宣布獨立;這經過了一陣膠着,稍為冷卻了加泰人民當時的高漲士氣,形勢一度不太明朗,幸而自治政府重拾時機,堅決實現了公投表明的獨立民意,這深化了我們對採取公投程序的思考,那就是公投完成後的後續行動如何?

絕不能耽誤時機,拖竭士氣。必須思考支持獨立的話應如何盡快公布落實獨立的方案,安排,時間表等;也必須同時思考反對的話,或是投票率低下的話,應如何回應,例如承認敗仗,為獨立公投運動失敗負責,尋找其他推動獨立的方法等。那麼,贊同公投自決的一些我港同道,究竟我們港人包括提倡者又是否已經準備好透過公投程序自決我們香港的未來前途?

第二 .獨立後的實際難關。一 .加泰公投結果為獨派勝出起當地基礎服務企業的總部已陸續撤資離開加泰,當中包括銀行,食水及天然氣供應商。這個難關想必會在香港長期抗爭/主權狀態尚未穩定/獨立以後出現,將大大影響我港經濟狀況以至港人生計與生活環境。我們必須思索應付的方法,譬如怎樣應付/處理失去一定數目企業下過渡階段期間的經濟維持,基本服務需要;怎樣預早勸服或獨立後穩固企業留港的信心;怎樣獨立後盡快挽回流失了的企業或引進,推動新企業注資或擴展以復甦香港經濟;甚至怎樣化整為零,重新定位香港經濟發展的生態模式,改變港人的固有生活指標,自我創建,自給自足,不再受外資,跨國企業動搖左右我港的經濟根基。

二 .即使加泰自治政府設法以合法之名爭取獨立,但仍被西班牙中央政府評定為違憲非法,更採取最強硬,斬釘截鐵的手法借故收回加泰自治權,直接罷免加泰官員,接管自治政府,從而決絕的遏制關乎獨立的爭取。這向我港志士提醒或預告了中共將如何阻截中止港獨實現的可能手段,除了派解放軍鎮壓的強硬手段,還可以司法判決為理據,假裝行使法治程序,取消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治權。這個棘手的難關,單是威脅也想必震驚港人,挑起一向政治冷感,天真相信中共所編說一國兩制謊言的香港人把矛頭指向爭取港獨的志士,利用港人攻擊港人,逼使港人自我放棄獨立理想。

就此,我們必須思索,準備如何應對取消治權這一着,思考的有兩方向,一應付共黨,一應對港人。假設面對中共提出取消治權的通牒威嚇時,應即時怎樣回覆?無視,反駁,還是談判?真正發生收回治權時,緊接派軍接管政府的話,又應如何?抵抗的話,又可用何方式抵抗?至於港人,應如何安撫其不安?

也許大家並不會立即想出辦法,但是我們可以弄清一點概念一一 作為支持和爭取香港獨立的我們,取消中共假意送贈的「一國兩制」治權不僅是必然的威嚇之一,更是我港獨派所樂見接受,取消「治權」並無不符獨立的理想,更是港獨最終實現的必要前提,不廢止一國兩制又何來獨立建國,重新訂定港人全面管治的治權?

再者,港人的不安怯懦也不過是仍然被蒙蔽,迷信於一國兩制所謂附予的治權效力,祗要篤破別人所威脅收回的事根本一文不值,那就毋需惆悵擔心一一 努力向港人揭穿一國兩制謊話面目,港人即便不反抗叛逆,中共也一直在偷摸鬼祟地做取消,奪走港人治權的劣行,那麼港人豈會再緊抱住這千瘡百孔的一國兩制治權呢?

第三,主流與周邊國家的孤立。自加泰預告公投起,多個歐美國家分別批評是次獨立運動,又指責公投是違憲活動,促盡快放棄公投歸回守法,保全西班牙領土及主權的完整性。當中分別有「當奴侵」為首的美國,馬克龍為首的法國,以至整合多個歐洲國家的歐盟等,皆明言反對加泰獨立公投,支持西班牙中央政府;即便後來西班牙以中央警察暴力打壓公投進行,多個主流及周邊國家也視若無睹,極其量只有故作中立的呼籲雙方展開對話,例子就如英國。面對歐洲多個自詡民主的國家大多孤立,旁觀甚至從旁出言反對的國際形勢,加泰只能寄望自己身上,獨闖獨立建國之路。

這亦實在地預告了我港繼續蓄力爭取獨立之時,那些「民主」歐美國家會對港獨有何種反應。歐美多國根本地無視別人國內的苦況和對獨立公投體現出來的民意訴求與民主精神,只是分別顧慮着自己的既得利益,就如歐盟害怕分離主義蔓延而生的脱歐可能,於是毫無諒解地干預與打壓加泰人民爭取獨立的心願。

那麼,我港同道就須有所覺悟和準備,比如不能完全信賴歐美是民主爭取的盟友;時刻提防,假若她們又再出言批評,孤立的話我港可如何回應?更可深明任何國家也不可靠,邁向民主,獨立的過程,只有全靠我港民族雙手親自主理以及完成;甚至我們可思考如何提前拉攏國際及亞洲周邊國家支持與承認我港獨立的主權國家地位。

第四,應對叛國罪的司法處決。是次加泰獨立公投運動遭受重創,其位高自治政府官職,議會主席等獨派領袖均面臨長達三十年以上牢獄囚禁的叛亂叛國罪刑罰,他們大多現正收監不准保釋,部分則避險至比利時,避免即時遭到西班牙政府剥奪人身自由乃至安全。

一 . 長達三十年之久的政治檢控刑罰就與奪走性命的死刑處決沒有兩樣,是一種利用法律美名裝飾的「司法處決」,了結了威脅統治威權的反對派政治以及人身生命,這樣假裝文明的政治處決,其故作說理,給予機會,長時間折磨,比血腥直截的死刑更加狠毒,殘忍,不會即時挑動人民情緒,使許多人民不知就裏地蒙蔽着。而不知不覺淡忘那些為民主自由奮鬥的政治犯。我港同道又是否已經有所覺悟,冒上三十年以上甚至終身,亡於牢獄的抗爭風險?

二 . 加泰獨派是次盡全力實踐體制內的和平變革,精心部署仍遭滑鐵盧,成王敗寇,一旦失敗則必定被全面且徹底清剿 一一 加泰獨派領袖是次就可能慘成囚禁三十年的政治犯。如是者,我港同道志士必須清楚了解決心參與「香港民族保衛戰」的長期備戰,抗戰的話,就很有可能要付上三十年以上或大部分人生光陰的代價。那麼,我們又是否已經有充足的準備,視任何一次的抗爭如同最後一次?每一次抗爭也要抱着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決心,今後我港獨派的部署也必須深思細密,萬事俱備。

三 .我們亦要思考,因一次密謀變革失敗而蒙上接近毀了終生的政治犯罪名,這樣服法於不聽民意的暴政,以法殺人的偽法治,我們會否甘心?是否感覺值得?甘願當上繫獄三十年的政治犯,烈士,卻無法再幫助香港民族接下來三十年間的抗爭運動,可謂一次以後再無緣於民主自由之抗命,還要在獄中無力的眼睜睜目睹暴政惡法繼續肆虐我港,那麼這樣的虛名,代價值得我們充滿魄力的人生負上嗎?正如加泰部分獨派官員,議員光明正大的出庭應訊,卻被關押起來,不容保釋,我們又會否跟他們一樣對西班牙法治抱有信心而如此選擇?

同時亦有部分獨派高官包括自治政府主席缺席聆訊而出走國外,明言無信心西班牙法庭會予以公平待遇,有人則指斥他們不負責任;可是,我們又應反思,作為獨派推手象徵,精神領袖,面對暴政惡法的檢控並欲盡快堵住其變革之號召,應如何對策?或許保住有用之軀,可繼續安撫激勵民心,盡快重整開展獨立抗爭運動,以免因關押導致獨派頓時失去領導,方向,群龍無首。

第五,行使民權的表現方式。加泰獨立的爭取,除了獨派領袖 一一 自治政府官員,議員,政黨及社運人士的推動,更關鍵的就是加泰當地支持獨立的人民,如無支持,夢想獨立的人民意願,任憑獨派領袖怎樣推動也無法爭取成功。如今即使公投效力不被西班牙中央政府承認以致爭取夭折,但獨立公投結果由支持,贊成獨立的加泰人民民意勝出,這是清晰,明確的立場,不會因西班牙政府的打壓控告而被否定,推翻。

故此,加泰獨派領袖被檢控,收監以後,加泰民眾仍然多番動員數以幾十萬計人數遊行,集會,近月就有大型音樂會聲援被幽禁的獨派政治犯。這些引起我反思的是,我港同道能否做到加泰人民般敢於經常行使民權,把民意常常有力地彰顯於社會市面之上?

我再進一步反思,既然加泰人民敢於且樂於訴諸上街遊行,集會,以至參與公投票選贊成獨立一票,勇於彰顯民意,行使民權的話,但當他們所表達的龐大共同民意被西班牙中央政府獨裁漠視甚至踐踏時,加泰人民何不再進取或放膽嘗試其他彰顯民意,行使民權,以至表達民怨的表現方式?現在只有獨派領袖承受嘗試革命的代價,有份及主要促成加泰獨立共同意志的加泰人民卻似是由勇敢變成退縮,原本符合民主精神的變革合理性就變得進退失據。我不確定這是否由於加泰人民行使民權方式的因循慣性,還是未有覺悟決心,忠於自己相信擁有的民意民權,敢於挑戰無視,傷害人民的不法政權,採取奪權的行使民權方式。

因此,我港同道必須汲取加泰獨派的教訓,絕不能錯過獨立抗爭運動期間的高峰時機,一旦昧於形勢,未能當機立斷,就會失去團結,勇敢的民眾齊心,又予暴政逐一擊破,反撲清算的空間。就此我港志士必先深思準備各種行使民權的方式,裝備民眾的思想與行動力,和平變革的民意如遭藐視則放膽奪權懲治這橫蠻獨裁,倒行逆施的不法政權,這可是人民作主,授奪公權的尊貴權利。我港同道志士們,是否已經熟知,自信與駕馭我們與生俱來的民權了?

二零一七年是我港同道志士迷失無望的一年,大家瀕臨放棄,各散東西的邊緣,抗爭示威就像要畫上句號,「香港獨立」的夢想將可能成為絕響,或是淪為噓共黨國歌等發洩的口號。如果我們縱容自己繼續消沉,不作為下去,我認為我們香港正在步向中國六四以後的後塵,社會變得更加冷漠自私,忍氣吞聲,放任無道;香港最終會否被中國赤化吞沒,除了中共港共政府串通的殖民工程,同時也取決於身處香港社會裏的人民表現。只要港人獨立抗共精神一息尚存,香港也猶未亡於中國暴虐吞噬之中。

其實我很羡慕加泰隆尼亞人民以及世界各地曾拼命嘗試變革的國家,儘管加泰今次失敗了,至少他們也曾為了獨立之夢竭盡所能追尋過,並且他們厚實的民族意志也將趕快捲土重來,再次振作追夢。我希望各位香港同道志士毋需羡慕他國,而以他國的努力和經驗成為我們爭取獨立的動力;而各國堅實的民族捍衛意志乃由百年來建立而成,我港同道們不如將這幾年來的奮鬥看作我們香港獨立的起步。就讓我們一起重新出發吧。一步一步邁向屬於香港民族的獨立國度!

(早於2017年11月構思至今,終於12月11日完稿,就當是送給大家2017年度年結的禮物,整理今年,展望新年)

好久不見的同道摰友
J.Y上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