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談法庭的周折和不公,以及「輸少當贏」的可能

34288262684_b11e7bb054_k

圖片來源:Quadrans

 

給所有仍然及即將受難的香港同道:

願您們都平安和健康!可以的話,請看到此信的朋友代我問候各位孤單地分佈不同牢室受難受苦的志士,告訴他們我惦記他們,公義的上帝也没有遺忘他們,祂必會為我們主持公理,很快我們就能振臂歡呼!也勞煩代我問候剛還押的天琦、家駒,以及在外努力爭取而被高壓對付的浸大會長子頎及即將畢業的學生樂行還有陳國強 、劉穎康和周庭,願他們面對打擊後仍然堅強平安。

這次來信主要想向即將受難的同道說一些意見和建議,也可讓其他同道參考,反思一下香港的現狀和將來,可能有人不太認同,也請嘗試理解當中理由。

身纏官司的同道,請了解香港法庭入罪的兒戲,了解上訴成功機會的低微和成本之高,了解政權壓倒性的苛法意圖,了解牢獄的消磨和虛耗,了解不同情況減刑的效果。

香港法庭是怎麼一回事?

首說香港法庭的不公義。自己的親身經歷以及在這裡聽到不少人的經歷加之每天報紙上的法庭新聞,我發現控方只要在庭上把故事說得似層層,法官,陪審團就會相信並判斷罪成。例如環境證據,時間,地點被告無法證明身處何地,和證人口供,證人上庭前多次接受控方訓練又錄取多份口供直至警方滿意;甚至有些案件只倚重人證口供,甚或「三無」人證物證被告答辯皆欠缺下死無對證,即使缺乏環境證據如cctv,也足以入罪。

因為法庭只是一場節省時間,由外人說了算的短劇,把人與人之間的複雜恩怨瓜葛簡單化作一個容易理解的故事,再由一些對被告不甚認識,對該故事不感興趣甚至因公責而不耐煩,以及一些自命清高以判官為業的外人判斷一條生命罪不罪成,入不入獄。所以庭上何者演技逼真,煽情,把故事說得較對方動聽動人,就能勝出這個兒戲比賽。

香港法庭是以壓倒性的姿態對付被告人,凡繫官司者接近9成入罪。其制度、程序存在甚多不公。

法庭程序的各種問題

例一:由極少數人決定結果,高院以下法院長期由一名法官判定,即使上訴庭也只有一至三名法官裁判,除非准許上訴才會有多於三名的陪審團人數參與判斷;

例二:上訴庭極其簡約,當中一至三名法官只願花很短時間聽取申請人及其律師的理據,便一口判定准許與否,這就是例一的做法下養成例二法官用盡權力,倉促決定的人治劣況之典型;

例三:陪審團資格水平毫無保證,毋須受過法律知識訓練,只要符合某年齡,一般中英文程度的香港市民即可擔任,這樣他們大多會受「服從權威」的心理影響而傾向認同從事法律界別的法官的引導,加上擔任陪審團是公民責任,獲抽選的市民要不情願下參與審理,如此無保證的資格,他們並不會很着緊案件甚至感覺厭煩,以寧枉毋縱的心態裁決。

例四:程序拖延漫長且成本極高,不論正審或上訴被告也要等候極漫長時間,達年計之久,折磨當事人 ,受害人及雙方家屬期間難以正常工作生活, 亦使涉案證據隨時間減低可信性;當中所謂不服裁決可上訴的程序不單耗時且金額開支極其鉅大。法庭程序表面公平,實情卻是不對等的極不利被告人,種種安排可發現香港法庭並没有「無罪推定」這回事。

有得上訴就有得救?

香港法庭的不公義還有其虛偽假裝出來的公平公正性,當中我認為最可惡之處就是「上訴」機制 一一 (你覺得裁決不公嗎?不要緊,我們有提供上訴制度,你不服的話,那大可上訴)。正是這個偽善的機制,就給了香港法庭不義,缺失的處理一個開脱的漂亮藉口或擋箭牌,更甚借此證明香港法庭「公平公正」。

可是,上訴成功率少之又少,極為低微。

例一:上訴對待原審與其他上訴程序的比重並不相等,過分依賴原審情況再考慮上訴安排,即如之前所說大部分上訴處理只會建基在原審時已經過度簡化的故事上,對上訴人的新辯護 , 審前拘捕當中執法部門,控方的不公處理不太理會;換言之,在一個原本錯誤簡化的故事及其後而來的裁決上找尋失誤,就只會循着錯誤的方向推理下去。

例二:上訴庭或上訴許可程序自身的荒謬,這個聆訊程序除了前述的簡約,其定位卻是十分含糊而該決定又直接影響上訴申請能否進入高一級法院再度審理的程序;含糊之處就是這根本不是一個正式,詳盡如審核案中各個證供,聽取控辯雙方的聆訊,卻又可以扮演有如原審或重審角色甚至超越原審裁決頒下判詞。同時又可以其簡約粗疏倉促的做法終止上訴人往後的上訴機會,永遠不得再度詳盡審理他的案件。

這個上訴機制給予被告人虛假的希望,再以箇中制度的荒謬,以及前述的漫長等待與高昂成本消磨,虛耗,嚇退被告人,到頭來才發現這只不過是為香港法庭那一刻的失誤拖延,掩飾,淡化的謊話,自保機制而已。其實,一個明知會又經常犯錯失誤同時故作大方歡迎投訴的人,會否坦承自己犯錯並更正過來呢?這叫作虛偽吧!

糾纏多年  消弭反抗力量

另論政權利用嚴刑峻法的意圖、目的。牠們十分清楚前述法庭的不義,所以對反抗者羅織罪名並將之關進監牢非常有把握,既可利用法庭假裝出來的公正把政治異見者定性錯誤,迷糊畏法奴民的腦袋,又可施用嚴刑毀掉清醒的反抗青年人生。專權暴政利用峻法的目的,當然是剷除異己,殺一警百,再仔細分析牠們的惡毒意圖,我想就是緊執住一件「往」事,糾纏好一部分人的幾年時間,一段人生。藉此逐一消弭反抗力量,把整體力量分離成一個一個個別個體,每位個體要自行應付自己的案件,整體力量又難以長期和仔細跟進每個個體,不論整體和個體都被消弭得肢離破碎。

而每一位大多都會忙於還自己清白,費勁上訴,耗費上心力,金錢,時間,然而成功的又少之又少,儘管成功也可能像陳志雲般許多年後才如願,途中失去的、付出的必是更多,人生已被折磨了許多年歲。同時,我覺得焦點被政權的苛法分散轉移了,使好一部分人為了上訴平反,長年追逐這似是無可能成功的事,這事卻又對大局幫助不大,為的是自己清白的事,更可恨的是以現在,將來的日子為一件已經過去,顯然已對政權起不上作用的事件奮鬥。

在我看來,法庭的不義和暴政別有用心的折磨下,能否打贏官司,上訴成功,我是十分悲觀消極的,很抱歉。各位可能頗不認同,我亦不想打擊身纏官司 ,身陷囹圄的同道意志,如是很有把握也有充足能力的話,當然鼓勵繼續法庭上據理力爭。尢其將要迎戰第一次正審的同道,要緊記原審的關鍵重要,接近「一次定生死」,我也建議嘗試「自辯」,錯過自辯的話之後的上訴就只能按控方證人一面之詞裏找問題反駁,那時自己的冤情就像啞巴般有話說不得。

在法庭上「輸少當贏」

但我亦必須向正在各自面對訴訟的摯友,說出另類的應對選項,畢竟即使許多同道支持着,自己仍是要獨自應付官司,獨自承受服刑。形勢極為不利的情況下,我們的心態應是「輸少當贏」。各位必須認知法庭上「認罪」可獲減刑三分之一,進監服刑也必然多一次減刑三分之一;假設判刑3年,則先在法庭減三分之一,隨後扣減後的2年,再在獄中減去三分之一,最後剩下16個月服刑。

我明白,要向這個不義的政權,不公的法庭認錯低頭,是極為羞辱違心之事。可是現在你我皆身陷在這個獨裁政權的魔爪之中,牠們誓要以莫須有罪名加在我們身上,我們認不認罪,只要我們對牠心存異議,我們就會被視為罪人,牠總會千方百計在我們身上安插罪名。若果反對反抗暴政的不義惡法就是罪的話,我們會毫不猶豫的承認這個罪名,扛上造反抗共的罪人身份!

加上,我們應避免浪費再多寶貴時間於獄中,在那裏待得越短時間,就越是贏了,賺了,向前望,盡快出來繼續屬於我們的人生,甚或繼續為大局奮鬥,以更全面的方式打倒暴政,為港人為自己申冤。所以,我建議努力準備「打求情」,好像參考馮敬恩,李峰琦的做法般,也盡心擬撰個人自白求情信,在法庭演好這場鬧劇,我相信各位香港同道也會看懂明白受難同道的苦衷。

重拾打倉頡的感覺

最後,我一直都想寫一些實用建議送給受難同道,可是長期處於低落狀態,未能提起勁來寫信,而這裏的寒冬甚是艱難,體力下降,冰冷的雙手,要在冬天寫信真的很困難,現在趁着氣温稍回暖,終於把心裏想法寫了出來,期望各位體諒我的軟弱。

現在先送上一些「書單種類/內容」的建議,我會盡快送來其他建議,希望這些想法都對你們有用。我最近上電腦班,重拾打倉頡的感覺,多久没看過這些熒幕光,下課後也很睏倦XD 記得多穿外衣保暖!!

你們的摯友
J.Y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