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六四陰影窒礙香港民主進程

當今本土抗爭新對策:六四意義擴至香港整體民主發展

除了上述兩大新綱領「建設民主香港,結束港共專政」轉化了過去過高陳義的綱領延伸到香港整體民主發展的大方向外,我亦有意提出最後兩點,可更具體指引我港同道志士如何舉足邁步走爭取民主的大方向。

走出鎮壓陰霾,敢慎備戰共軍

中共屠殺鎮壓與港人抗爭心理

當談到親身上街示威,參與街頭抗爭運動時,各位同道想必慮及跟暴政對抗時的人身安全,皆因暴政一心維護自身極權利益,只會用盡當政的資源,法理和地下辦法鎮壓一切逆己異見者,手段只會愈來愈血腥暴力,愈來愈卑鄙下流 一一一 中共出兵,機槍,坦克有之,港共催淚彈,棍棒,私刑,開槍有之,鎮壓越益殘暴可以預料。

六四事隔28年,港人均受中共當年派出「人民」解放軍殺戳「人民」所震驚嚇破,這是完全超出人倫理的暴行,以致受驚港人長伏此陰霾下,影響了若干港人向中共爭取民主的膽量,部分因此認定與中共作對沒好下場並就此坐以待斃;部分因此變得怯懦,爭取民主同時擔驚受怕,畏首畏尾,未能徹底竭力爭取。這種揮之不去的恐懼心理,大家應該在近年的香港抗爭運動中曾經見過 一一一 雨傘革命928「防暴」機器向和平示威民眾擎槍發射催淚彈後,示威民眾間流傳出動解放軍和運用橡膠子彈的消息,頃刻人心惶惶,有不少人因而慌忙撤離並以「不想重現六四」類似的話勸退在場志士;及後佔領日子,亦有不少人害怕將有如同六四的血腥鎮壓清場,不時抱着「見好就收」的意識想法期望堅持留守的志士盡早退場。

六四陰影窒礙香港民主進程

可是這種戒慎恐懼的心理,卻變成了我港追求民主之志士的心頭大石,心理陰影,以致大多數人自我約束,做丁點不做徹底的「抗爭」,陷入勇敢與畏縮,爭取與不爭的矛盾曖昧之中。原本警惕的歷史作用,竟窒礙了向前爭取的民主進程。

港人應如何理解和回應中共鎮壓暴行

我對於中共派遣解放軍,坦克屠殺人民的理解,情感上固然叫人不寒而慄,理智上卻是揭示了中共暴政最殘暴同時最愚蠢的一面。我認為,殘酷的真相並不該使我們變得怯懦和選擇屈服,而是挑戰我們有沒有迎難而上的決心和有沒有堅持理想的忠貞。這是我們對民主有多渴想,對強權有多不服的問題,

再者,中共在眾目睽睽下出兵屠民,無視境內外的目光,此行徑可謂極權薰心至狂妄愚蠢的地步;我相信今時今日,大灑金錢巴結各國以求買得世界大國名銜的中共國以及愛面子假大空的習近平,不大可能在港出兵鎮壓,既保其銳意成強國的國際聲譽又保其中共集團權貴在港之利益,否則就是愚蠢到極點的敵人。

須知道我港尚保有獨特的籌碼,有別於中共國內被鎮壓又被封鎖資訊的地區,尚且坐擁着外國投資貿易以至中共權貴財產流通的重要作用和尚算新聞消息自由流通的環境,我們必須認知這將會是我港跟中共搏奕角力的關鍵籌碼。

港人謹慎防備中共用兵暴力鎮壓

當然,我們亦不得不提防這個冷血暴政也可能是愚不可及,低智無腦的敵人;我港部署的抗共戰略也須謹慎小心,步步為營,以免在我方實力尚未穩固操勝之前,或打草驚蛇或走漏風聲或被抓痛腳,讓敵人乘虛位而入。

同時,我港志士也須作最壞情況之準備,積蓄戰力,預備後着,若不得不硬碰硬,則唯有為香港不惜與中共決一死戰;與此同時,值得探討的一個問題是,假若解放軍在港出動,使用軍火坦克殺戳港人時,作為本港唯一半軍事武裝組織的警察又會有何反應?是袖手旁觀屠殺發生,是配合解放軍協助殺戳,還是不忍港人被殺而倒戈對抗外敵?

勇敢剛強回應中共暴力恫嚇的挑戰

既然各位同道皆對殘暴威嚇所發出的挑戰,經過了內心自問,並有了相類似答案的話 一一一 為了民主,正義不怕付出代價;那麼,我們就必須汲取歷史經驗,比當年學生,青年更有膽色,進取,不再被動,不再以絕食自殘甚至以命死諫來哀求政權憐恤和改革。面對這個殺人如麻的暴政及其手下的劊子機器,牠們經歷無數施暴以後其心腸早已鐵石冰冷,更變態得嗜血為樂,和平抗爭根本無可感召牠們,反成其洩慾之獵,獵殺之數字。

既然有膽量殉道,有死之決心,何不以此膽量使暴政付出流人血罪行之代價,以替無數位慘死於中共手上的靈魂申冤雪恥。我希望各位我港同道志士皆可從年月培養和堅固這種堅定徹底的膽色和覺悟。記得928晚上,站在添美道最前方,隨着鐵欄直視手持長槍的機器時,我初次接觸了這種覺悟。

效法追念六四,鑑思我港昔今

仿效追念六四的情懷,觀念和活動

最後我在反思港人紀念六四事件的表現,態度及其香港本土意義以轉化此特殊歷史之作用延伸到香港整體民主發展的過程中,恰巧發現在港的六四追念活動和箇中情懷,價值觀,巧合地為我們展開的「建設民主香港,結束港共專政」新綱領路向留低了一些重要線索或提示 一一一 仿效追念六四歷史教訓的情懷,觀念,活動,更加積極記想屬於香港人的近年共同經歷之歷史事件與經驗。

如「第二大點新對策」所述,傳統六四紀念活動是一「類公民活動」全港目前唯一及首個公共議題,可定期集結大規模民眾於一處公共地方進行大型集會,多年來聚集了龐大的群眾資源和動員力量。這個活動反映了港人曾對中國變好抱有期望的情懷;港人會對一件刻骨銘心,畢生難忘的歷史事件進行不間斷的追念;以及港人有伸張正義,探討人道的價值觀傾向。

延伸至香港本土民主發展

若果我們香港人能夠把這種曾有的愛國歸屬情懷投入植根到香港這裏;若果能夠把伸張正義,追求人道的價值取向放諸於我港港共暴政與權貴財閥以及中國霸權與劣質習性入侵香港等對港人的種種壓迫處境之上;若果能夠為香港人近年親自經歷的多宗重要歷史事件,鍥而不捨的動員舉辦大型集會等公民活動來追憶,反思,追討,教育的話,我相信這將會是香港人戰勝中共暴政專權,邁向民主成真之目的其一必經之關鍵路徑。

積極與恒常記想香港本土事

故此,我鄭重提出:把「第二大點新對策」所建議結合因有六四集會模式與新式活動意識的真正公民集會活動,廣泛應用在香港各項公共議題,集體回憶,近年香港民主抗爭歷史之上 一一一恒常化公民動員,集體回顧與思想自身社會發展的模式。

簡單來說,那就是一年之中仿如六四七一挑選屬於香港人共同經歷,回憶的特別日子舉辦追念記想我港同甘共苦和民主抗爭史事的大型集會,一年其餘日子中恒常舉辦關於香港社會發展不同議題的公民集會。這樣,我們就可透過大量公民活動真正全面地教育香港人與學習公民身份責任,集體構想社會發展和了解與歸屬於香港此地,讓各位港人的民主精神越趨成熟。更可藉着大量公民活動之動員,裝備與勵志,填補近年我港民主抗爭運動動輒發動公民行動,耗盡群眾資源的推演空隙和民力透支,再次凝聚起堅實龐大的群眾士氣與力量,有助日後行動。

其實此類公民理智集會,論壇,討論會更可專門應用於多黨議政,政黨與公民議政之上,有利香港多黨政治的健康發展。我深信,盡早恒常化和普及此類真正公民集會活動,必然對香港民主社會及政局發展百利而無一害。

結語

香港前途命運如何,是好是壞,是走向民主還是步退獨裁,是中國踏腳石還是港人熟悉的家園,不由得赤國共奴,習姓林氐斷定,也不是各地民主國家人民的責任,只有久居歸屬這地的香港人民 一一一 我們能夠作主。

我借文章論述香港政治議題中舉足輕重的「六四」觀點,並從而推論我港本土民主抗爭方向;當中最為着意點出的,包括「強調聚焦香港本土視角」,「認清並牢記中共的殘暴本質與敵對關係」,嘗試跟大家一起檢討深思「六四在港追念的綱領,活動,理解,以及粗略提出一些「香港民主長遠發展,短期抗爭」的建議,期望這些意念可為我港同道志士今下奮鬥態度和目標帶來一點啟發或激勵。

但願同居香港,渴想民主的我港人民,可以一起嘗試改變(make difference, make change), 有別往者六四七一等日子的糾辯不止,裹足不前,一起思考,爭取,實現,建立民主,一起承接前人歷史精神與警示以續寫我們香港今後的民主奮鬥史,一起無悔竭盡我們身為這一代香港人的責任。

我深信,我們港人必定能夠,在我們有生之年,走出六四恐懼陰影,奮起結束港共專政,自強擺脱中共支配魔爪,親自攜手建立屬於香港人的自由民主香港。

Advertisements

JY:實習多黨政治,結束港共專政

6473378961_2720fd58af_b

pic via PROr2hox

 

「一黨專政」與「特府專政」

我港同道志士率先自行實習操練民主政治,培養多黨議政參政氣氛,模擬履行民主政制之職能,自我訓練民主參政,施政,執政的意識和能力,具體成為「結束一黨專政」的有力反政,作為民主比獨裁優越的模範。 Continue reading

JY:構想六四新對策的精神

20160526072716708.jpeg

我認為積極、理智、具力量的新對策、新態度應秉持「化悲憤為力量」的志氣,不再貫以悲劇哭喪、意志消沉的姿態。正如當年香港人也曾憤憤不平湧上街頭、以百萬遊行向中共血腥暴行表達震怒;我們港人的確曾以道義凜然的氣勢示威,而非只有脆弱懦柔的哭訴,我們豈能今比昔日還要柔弱,既然當年百萬遊行還不足以叫中共認清悔改,那就更應要一鼓作氣、步步進逼之。

這樣,才算得上拍胸壯合要替當年學生亡魂、年邁難屬申冤翻案的正義之師。因此,我期望除了我構想的新對策,所有關切六四事件的香港人包括這篇文章之讀者均可以循著和抱持「化悲憤為力量」的志氣來自主構想出新對策略。 Continue reading

JY:走出六四陰影 結束港共專政 擺脱中共支配 建立民主香港(二)

撰寫目的

今年這篇文章中,我雖然不會評論具體爭取方法,亦未會寫出清晰不紊的民主觀念,但此文則打算以「六四」和「當今本土抗爭,作為引子及方向,稍描續與建議今下香港人應抱持之奮鬥態度與目標。

深思中共,港人對六四的態度

「六四屠殺人民」一事,除了當年中共的暴行需要人們聲討及借鑑,直至當今中共一直的態度和港人對此多年一向的要求也暫都必須我們深思。歷經廿八年之多,六四於我們香港的意義或理解。包括了中共出兵坦克殺害祈求中共反貪的學生和民眾,要求平反事件,承擔責任,結束一黨專政以及建設民主中國。

多年來,我們誤以為只要堅持紀念,傳講這宗駭人慘案以及堅定提出這些要求,就已算盡了責任和終有一天點石成金,如願以償。可是我們卻忽略了「時間」加在這慘案之上的一些啟示——-近三十年之久,反映出中共死性不改的態度,港人多年訴求的無效。如是者,我們就須把「當年六四」和「六四後續的啟示」一起理解,這樣,我們就會得出更多意義,信息。 Continue reading

JY:走出六四陰影 結束港共專政 擺脱中共支配 建立民主香港(一)

(前言:時光匆匆,有人渾噩白活了一生,有人為了理想終生廿來年。2017年,八九六四距今廿八年,一四雨革也將近三年;可是歲月漸長,並沒有帶來寸步進展,沒有平反,沒有普選,沒有民主中國,香港也快將失去僅有的民主;兩次轟烈和接連的抗爭都仍然隨着年日成為遺憾之歷史,一直等待着後人平反雪恥,重寫入民主成真的奮鬥史之中,機會卻也隨年日變得渺茫。)

我反問自己,作為後人,時人,有否盡責汲取前人歷史教訓,有否盡今人之責譜寫屬於我們的時代歷史,能否留下警世,光輝歷史予後世人受益借鑑,還是愧對後人遭人唾罵? Continue reading

JY:記住今天的屈辱恥感

16639121227_e65d4b9cde_k

pic via darkday

致各位親愛的同道,摯友:

這段日子,我少了來信,每天都非常充實,讀報,看書,看聖經,聽電台,看電視,與人傾談時事,人生觀,思索文章寫作,以及頗長時間的車縫工作,時間實在不太夠用,由早幾個月睡下8小時開始愈睡愈少,4,6個小時,精神也開始有點疲累。但我會努力活每一天,不想在這裡白活,只恨自己不爭氣,精神體力軟弱又未能好好把握時間。 Continue reading